唯一可以救我们的人,只有自己 – 人间失格

2018年2月1日21:31:17唯一可以救我们的人,只有自己 – 人间失格已关闭评论 3,547
励志语录网

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知道。

阿叶在给竹一清理耳朵时,竹一说了一句:“你呀,肯定会被女人迷恋上的!”

唯一可以救我们的人,只有自己 - 人间失格

阿叶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在日后会成真,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女人缘很好。阿叶自己说:说是“被喜欢”、“被迷恋”,倒不如说是“更呵护”这个词更贴切他的实情。

中学时的阿叶住在婶婶家里。

365读书

家里有一对姐妹,每当那姐妹闲下来,就会跑到阿叶居住的二楼。要么让阿叶讲好笑的事给她们听,要么让阿叶做她们命令他做的事。然后再被逗得捧腹大笑。

阿叶心里明白:女人这种生物和男人截然不同,当自己耍起搞笑的本领时。男人大多是不会笑的。但是女人常常被逗得忘乎所以,并且不懂得适可而止地要求阿叶继续逗笑她们。

所以这对姐妹常被阿叶逗笑。

但是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快乐,有一天阿叶的阿姐突然跑到他的房间。

哭着说:“阿叶,你肯定会救我的对吧?

这种家庭,我们还是一起出走的好,对不?救救我,救救我。”

阿叶对女人的这种表现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如此,只要给正在哭泣的女人一颗糖就可以让她们恢复正常。女人的眼泪常常是为了换取某种事,当能够得到某种安慰时便会舍弃眼泪。

女人也习惯于把愿望放在别人身上。

就像这位阿姐,把希望放在阿叶身上,她不知道阿叶自救都做不到。怎么能救得了她?在接下来和阿叶共处的女人中,很多人都抱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可是阿叶救不了她们。

不仅阿叶救不了她们,谁也救不了她们,就像谁也救不了阿叶一样。

我们不能把希望放在他人身上。因为别人救不了我们,唯一可以救助自己的,只有我们自己。

某天,竹一来看望阿叶时给他看了一幅画,看到那副画的瞬间阿叶就像看到了自己。也在那一瞬间好像注定了某种东西在他自己身上显现一样——这幅画让阿叶看到了自己今后的从业之路。

其实那幅画不过是梵高的自画像,但是阿叶却像看到了自己一般。

因为那副画及其丑陋。不是说人物丑陋,而是显现出来的心态是丑陋的。阿叶的心受到震颤——那些画都很丑陋,但是很真实。(励志语录网:www.lz16.cn)

画家没有借助搞笑来掩饰自身的恐惧,而是致力于原封不动地表现自己看到的景象。

正如竹一所说:“他们勇敢地描绘了’妖精的画像’”。

阿叶兴奋得热泪盈眶,他想:原来,这里竟然有我未来的同伴!其实阿叶从小就喜欢画画。但是他画的都是表现美的画。这并不是阿叶想画的,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想画什么样子的画。

直到竹一拿给他这些画看。

他才知道不一定非得画所谓的“美”才是好的,有时候真实的丑陋比美更震撼人心。因为沉浸在丑陋之中,所以画家才可以画得如此之好。如此纯粹。

那些画家对丑恶的东西也感到恶心。但却并不隐藏自己对他们的兴趣,所以才可以沉浸在表现的愉悦中。阿叶终于明白原因:他们丝毫不被别人的看法左右。

可是现实很残酷,阿叶做不到。不仅是阿叶,我,你,他,可能都很难做到。

可是我们都在与其抗争,就是为了自我可以战胜他人眼中的自己。

当有一天我们可以丝毫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们。我们距离自由也就更近了。阿叶开始画自己内心的想法,当画出来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内心有多么阴郁。他自己都为之震惊。

也许,有些人的内心是没有阳光的。他们不是不曾渴望,只是没办法拥有。

阿叶不敢让任何人看到这幅画。

因为他不希望在别人眼中如此开朗的自己竟然拥有这么阴郁的内心。他不愿意被别人看穿心底。

于是他把这幅画藏得严严实实,上课时还是画着那些看起来很美好的事物。

世界上真的不缺少美,只是阿叶看不到。

他的眼中尽是虚伪,尽是肮脏,他想描绘的是心中感受到的世界。但是他又缺少表达的勇气和能力。

于是两者相互矛盾,他被这个社会挤压得愈加变形。

倒不是我为阿叶这类人辩解。

毕竟,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人渣、败类,是精神不正常的丧人。是对社会没有价值的、不求上进的人。然而我告诉自己必须正视阿叶,因为他代表了社会“边缘人”所以我们更要多去了解。

因为,我们不是他,即使我们曾无数次地差点成为他。

精神病人都是在对这个世界做着斗争的人,他们一生都在斗争,所以他们的一生都很扭曲。

他们做不到伪善。

因为他们太纯粹,明白这个社会的法则却无法去适应;他们又没有勇气对这个他们不愿意融入的世界说“不”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所以,他们成为了社会边缘人。

成为了一生都在斗争的人,和自己,和他人,和这个社会。

阿叶在读完四年级之后,因为对学校生活感到厌倦,就进入高中读书。开始自己的寄宿生活。但是阿叶完全不习惯这种肮脏又粗鲁的生活方式。

于是让医生开了张“肺浸润”的单子,搬出宿舍,住进父亲在学校附近的别墅里。他不懂什么是集体情感。不懂什么是爱校之心,对那些恶心人的校歌感到可笑。

瞧瞧,从小到大我们的同学中不是也有极个别这样的人吗?这类人距离我们并不远,只是我们视而不见。在这里他常常逃课去画塾画画。

正因如此,他认识了堀木正雄,一个阿叶刚认识时以为是大好人的人。

事实证明堀木是个正常人,就是社会上最大多数的那类人。

看得清利弊,分得清益害,在面临情感和利益时毫不犹豫选择利益的那种人。

  • 支付宝赞赏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 微信赞赏
  • 微信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励志语录网
打赏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