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折里头,谁装了一个看不见的沙漏 – 龙应台

2017年12月31日 评论 2.8K

是的,我也有两个秘密账户,两本秘密存折。

 

两个账户,都无法得知最终的累积或剩余总数,两本存折,记载的数字每天都在变动。

像高高悬在机场大厅的电动飞机时刻表,数字不停翻滚。

 

我知道两件事: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增加;

 

365读书

 

另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减少。数字一直在增加的存折,是我自己的;

 

数字一直在减少的那一本,是别人给我的。

 

于是有一天,我带着那本不断增加的存折去见一个头戴黑色斗篷。

 

看起来像魔术师的理财专家。

 

请教他,怎样可以使我的这本存折更有价值。

 

“价值?”桌子对面的他露出神秘的微笑,上身不动,忽然整个人平行飘滑到桌子的左边。

 

我用眼睛紧紧跟随,头也扭过去。

 

他却又飘回我正对面,眼神狡狯地说:“小姐,我只能告诉你如何使这里头的‘数字’增加。

 

却无法告诉你如何使这数字的‘价值’增加。”

 

数字,不等同价值。励志语录网:www.lz16.cn)

 

也就是说,同样是一千万元,我可以拿去丢进碎纸机里绞烂。

 

可以拿去纸扎八艘金碧辉煌的王船。

 

然后放一把火在海面上烧给神明,也可以拿去柬埔寨设立一个艾滋孤儿院。

 

这不难,我听懂了。

 

我弯腰伸手到我的环保袋里,想把另一本存折拿出来,却感觉这人已经不在了。

 

我叹了,缓缓走出银行。

 

银行外,人头攒动,步履匆忙。

 

疾步行走的人在急速穿梭人堆时,总是撞着我肩膀,连“对不起”都懒得说出口,人已经走远。

 

一阵轻轻的风拂来,我仿佛在闹市里听见树叶簌簌的声音。

 

抬头一看,是一株巨大的玉兰。开遍了润白色的花朵,满树摇曳。我这才闻到它微甜的香气。

 

就在那株香花树下,我紧靠着树干,让人流从我前面推着挤着涌过。

 

从袋里拿出我另一本存折,一本没人可询问的存折。

 

存折封面是一个电子日历。2008年5月有三十一个小方格,每一个方格里,密密麻麻都分配着小字:

 

05-0109:00高铁屏东探母

 

05-1218:00钱永祥晚餐

 

05-2515:00马家辉谈文章

 

05-2619:00安德烈晚餐

 

轻按一下,就是6月的三十个小方格,也有密密麻麻的字;

 

再按一下,7月的三十一个方格,密密麻麻的字;

 

8月的三十一个方格里,全是英文,那是南非开普敦,是美国旧金山,是德国汉堡……

 

不必打开,我就知道,存折里头,谁装了一个看不见的沙漏。

 

因为无法打开。

 

看不见沙漏里的沙究竟还有多少,也听不见那漏沙的速度有多快。

 

但是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

 

那沙漏不停地漏,不停地漏,不停地漏……

 

有一片花瓣,穿过层层树叶飘落在我的存折封面,刚好落在了十二月三十一日那一格。

 

玉兰的花瓣像一尾汉白玉细细雕出的小舟,也像观音伸出的微凹的手掌心。

 

俏生生地停格在十二月三十一日。

 

我突然就明白了:原来,这两本存折之间,是有斩钉截铁的反比关系的。

 

你在那一本存折所赚取的每一分“金钱”的累积。

 

都是用这一本存折里的每一寸“时间”去换来的。

 

而且,更惊人的,“金钱”和“时间”的两种“币值”是不流通、不兑换、不对等的货币——

 

一旦用出,你不能用那本存折里的“金钱”回头来换取已经支付出去的“时间”。

 

任何代价、任何数字,都无法兑换。

 

是的,是因为这样,因此我对两本存折的取用态度是多么的不同啊。

 

我在“金钱”上愈来愈慷慨,在“时间”上愈来愈吝啬。

 

“金钱”可以给过路的陌生人

 

“时间”却只给温暖心爱的人。十二月三十一日,从今日空出。

 

我将花瓣拿在手指间,正要低眉轻嗅,眼角余光却似乎瞥见黑斗篷的一角翩翩然闪。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