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生于天桥底,只愿死在更衣室 – 艾小羊

2017年12月2日20:15:18不能生于天桥底,只愿死在更衣室 – 艾小羊已关闭评论 6,352

转眼,2017年就只剩最后一个月了。我们拼尽全力,最多也只能活八九十年,过一两种人生

 

然而世界那么大,有趣的人那么多,在我们有限的想像之外,还有什么样的风景?

 

那为什么还要读书

因为读书是我们亲身经历之外,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

 

这些,书可以给我们。2017年最后一个月,推荐几本好书。

 

Amy吴静著:《所有开挂的姑娘,都曾努力到踉跄》

 

差点被书名误导,以为是励志鸡汤,整本书看下来,是一本与时代结合很紧的女性创业书

 

作者Amy吴静是女性创业社群GirlUp的创始人。GirlUp用短短两年时间,完成了多轮融资,帮助和孵化了100多个女性创业项目,其中60%拿到融资,估值超过100亿。

无论你是否承认,女性创业、创富的时代已经到来。专栏作家连岳认为:“女性普遍比男性更出色,她们更温和,擅于合作,生活习惯更健康,寿命也更长。

 

在有了教育权和工作权之后,女性的一生,创造的价值高于男性。”

 

不管女性创造的价值是否高于男性,至少我们看到,在零售、母婴、服装、美妆等领域,活跃着无数女性。她们擅于把企业的每个细节做到完美,不一定做大,但一定能做好。

 

在Amy的这本书里,有很多这样的姑娘以及她们的创业故事。

 

每个人都不一样,但似乎又每个人都一样,都是爱折腾、不服输的姑娘。

 

正如李开复在推荐序里写的:现代女性正在自由的大道上驰骋,她们思想独立,柔软却坚韧。

 

黄伟文著:《生在天桥底》

 

这本书2011年就出了,我却在上个月,才认认真真地看完。

 

书跟人也讲缘份,可能5年前你不屑一顾的东西,如今却成了心头好。

 

不是因为你老了,而是因为你成长了。

作为与林夕齐名的著名填词人,黄伟文的另一个身份是时尚评论家,他爱时尚到了什么程度?

 

未许“生于天桥底”,只愿“死在更衣室”。

 

黄伟文写时尚,干货太多,可能有人觉得这本书有阅读门槛。

 

其实遇到不熟悉的牌子,可以直接跳过。

 

这虽然是一本时尚指南,却活色生香地写出了“以时尚为社交手段”的都市人的爱与痛。

 

看完觉得有钱人也真不容易。

 

一百万买的衣服,也没什么机会穿第二次,衣帽间里还要永远辟一块空间放它。

 

李娟著:《遥远的向日葵地》

 

李娟能把人世间所有的苦,写成糖;

 

把生活里的鸡零狗碎,写出满汉全席的味道;

 

能把一株向日葵,写成哲学家。

从《我的阿勒泰》、《冬牧场》,到现在这本《遥远的向日葵地》,李娟只写平静的生活。

 

有土地,有牛羊,有庄稼,有她与母亲。

 

李娟的文字还是那么好。

 

在阅读快餐化的今天,文字还是那么好,是因为她的生活还是那么慢吧?真好。

 

“秋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的葵花地金光灿烂、无边喧哗。无数次将我从梦中惊醒,却没有惊醒过他的故乡。”——《水》(励志语录网 www.lz16.cn)

 

克里斯汀·迪奥著 潘娥译:《迪奥的时尚笔记》

 

非常适合放在卫生间小书架上的一本书,完全不必看完,好像也永远看不完。

 

随手拿出来翻翻,总能翻出一段击中当下的心境:哦,原来是这样。

随手拎几点给大家看:奢侈是优雅的反面,宁愿在朴素中犯错,也强过在穿着打扮上奢侈浪费。

 

一尘不染的白色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营造出打扮光鲜的良好印象。

 

衣服贵在少而精,你可以通过配件、围巾、花朵或者首饰,使基本款的西装和裙子变得多姿多彩。

 

任何衣服,肩膀处的完美熨帖都至关重要。

 

如果你的腰枝不纤细,不妨来点垫肩,宽宽的肩膀显腰细。

 

粉红色是所有颜色中最甜蜜的颜色。

 

每个女人的衣橱中都应该拥有一些粉红色的衣服,这是幸福和有女人味的颜色。

 

戴维·伽特森著 熊裕译:《雪落香杉树》

 

美国《人物》杂志称这本书是“发光体般的小说,戴着散文假面的诗”。

 

戴维·伽特森是名教师。

 

他用10年的业余时间,写了这部小说,一战成名,拿下了福克纳奖,全美畅销500万册。

对于快节奏的都市人来说,读长篇小说已经成了一种奢侈享受。

 

它的确很费时间,让人有想一次读完的欲望,没法像很多书籍一样,随时顺手翻几页。

 

《雪落香杉树》花了我整整一周的时间。

 

书中涉及二战、爱情、友情、种族。

 

美国作家在揭露人性的时候,永远慈悲温暖,可能他们真的长了一张没被欺负过的脸。

  • 支付宝赞赏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 微信赞赏
  • 微信扫一扫打赏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