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

2019年12月10日21:59:00 1 139
摘要

不经年岁,不知记忆的珍贵,总觉得青春还多,转眼就到了爱回忆的年纪。习惯了时间的流逝,习惯了岁月里的物是人非,但不变的是,在每个故事的转折处,总还心怀幻想,愿意许它一个完满的结局。与您分享计文君的文章:鸽子。

励志语录网

天儿真暖和了,听这鸟叫的。是什么?你拾了片什么夹进书里了?姑娘都这样,手里拿本书,不是为了看,就是拿着,就是为了往里面夹东西。

一片银杏叶子呀、一片玫瑰花瓣呀,或者一片鸟的羽毛,什么时候的姑娘都这样,我姑姑做姑娘的时候也这样,她还往书里夹过一只蝴蝶……

鸽子

你笑什么?老头儿就不能有一个做姑娘的姑姑吗?……

是啊,姑姑要是活着明年就一百岁了。姑姑就死在这院子里,做了一辈子姑娘……

因为没遇上值得嫁的好男人……

也不知道女人心里觉着什么样的男人算是好男人。你说呢?

抿着嘴儿笑,不说话,我知道你是不愿意说,怕我这个老头子笑话你,心里肯定想过,有自己的谱儿,有谱儿就好。我姑姑心里也有谱儿。

墙头上落了只鸽子,在那儿。看见了吧?老人的眼睛就这样,近处看不清远处倒看得清。脑子也一样,记不起眼前的事,过去的事,越老越记得清楚。

这鸽子,让我想起个人,一个送水的年轻人,叫小林,三年前就在这附近送水。

我给你讲讲小林和鸽子的故事吧。

小林要是没走,我一定介绍你们俩认识,你们俩要是站在一起,看着都让人舒服。

笑了,笑得还蛮得意嘛!姑娘都喜欢听人家夸自己好看。小林不是那种英俊潇洒类型的,难得的是干净,干干净净的一个小伙子,白T恤,肩上扛着蓝色的矿泉水桶,一笑唇红齿白的。

我喜欢他,要是他不忙,我就留他喝口水,说两句话。他话不多,算是腼腆的,都是我问他,家是哪儿的,弟兄几个什么学校毕业呀……

老了,寂寞,见个人就啰嗦,也是常情。我问他,他也是一两句就答完了,可见他不是爱搭讪说话的人。所以小林和那女孩子的事才让我觉得奇怪。

三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桐树花正扑扑地往地上落。古人说落花听无声,桐树落花可是有声音的,听见了那声音却又觉得周遭格外安静。我想泡茶,发现水没了,就给小林的水站打电话。

小林来了我觉得他不大对劲,胡子拉碴的。换好水,抓着个空桶站在院子里,好像有话要说。

我招呼他坐下,等着水烧开,然后我问他,失恋了?

你别笑,你要是恋爱了我也一眼就能看出来。

上次小林来换水的时候,吹着口哨走的,那步子轻得好像背上生了翅膀。

小林真的恋爱了,不过情形有些古怪。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前,那天小林去一家送水,他到那家门口,发现门虚掩着,但他还是敲了敲,说,送水。

里面有人抽泣着说,进来。小林进去了,看见一个女孩跪在地上擦地板,一边擦一边哭。

小林扛着水桶站在门外,女孩抬起头,抹了把泪说,没事,进来吧,我呆会儿再擦。

说着话,泪成串地往下掉,她赶快低下头,接着擦地。

小林把水换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脱了鞋,把鞋子和桶都放在门边,伸手过去从女孩子手里拿过布替她擦起了地。

小林没说话,只是擦着地。女孩子也没说话,坐在地板上哭。小林把所有房间的地都擦了一遍,中间去卫生间洗了三次抹布,他没说一句话。

那家是木地板,原木色的,颜色很浅,好像有段日子没擦了,小林出了一身汗,把地板擦得一尘不染。

他把抹布洗干净,拿过来放在女孩子的手边,女孩子还在落泪,低声说谢谢。小林走到了门口,穿鞋子的时候,小林说,出来干活不容易,得学会自己给自己宽心。

那女孩子扎了两条辫子,现在扎辫子的女孩子不多了,像过去那种规规矩矩扎辫子的不多了,穿了件半旧的黑红格子衬衣,小小的一个人,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哭成那样。

女孩子哽咽着点头,说,谢谢你,我知道。

小林就走了。走了是走了,可心却放不下了。过了有两天,他又往那家打了电话,那家要水时的电话他特意找了留下来,犹豫了两天才打,专门捡上班的时间打,他害怕再让那个女孩子挨骂。

果然是那女孩子接的电话,小林很高兴,说明白了自己是谁,就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女孩子说她好了,又说谢谢小林。

小林也是好不容易才说出来,说他现在就在楼下,问那女孩子能下来吗?女孩子犹豫了一下,说现在不行,一会儿家里就有人回来了,上午她不能出去,下午倒是可以出去一会儿。

小林说那好,下午他在小区花坛那儿等她。

下午两个人在花坛那儿见面了,也是一个这样春天的下午,暖和,也许有一点儿风,阳光很好。那女孩子来了,看见小林她笑了,小林说她不是很漂亮,但是很可爱,有点儿慌张但很开心,像个逃学的学生。

他们也就是出来在附近街上走了走,女孩子晕头转向的,过马路的时候也不看灯也不看车,低着头就走,要不是小林手快,她就和辆摩托车撞上了。

后来再过马路的时候,小林就把她的手攥在自己手里,女孩子也没反对,有些惭愧地朝小林笑。小林当时想,要是没人帮她,在这个城市里怎么过呢?

小林给她买了块焦酥糖,那东西有点儿像麻糖但没芝麻,一大坨子堆在白铁皮上,有人买就拿锤子敲下一块儿称了卖。女孩子说她从来没吃过,小林就买了给她吃。

她很高兴,自己吃了又掰一块送到小林嘴边让小林吃。小林说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很想掉眼泪。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女孩子的名字,但他就下决心一辈子都不能让她再那么委屈地哭了。

后来他们俩坐电梯上了一家商场的顶楼,小林想让她看看这个城市。女孩子开始有点儿犹豫,最后还是听了小林的。小林是这个城市老街里长大的孩子,可一点儿也不油滑。

两岁爹妈离了,又都找了,他从小就跟着爷爷过。也上了学,大专,其实就是以前的农技校,现在改成农业技术专科,毕业了也没找着什么好工作,这孩子就出来送水,养活爷爷和自己。

了不起的好孩子,我觉得这比那些硕士博士都了不起,能踏踏实实干活、快快活活过日子就了不起。

在顶楼露台上,两个人朝下看,小林看得出女孩子的眼神变得有些忧伤。小林也有这种感觉,那么多人,那么多车,看得自己心里发慌,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小的自己,会畏缩会难过……

小林不想让她难过,就不让她再向下看。这时有一群鸽子从他们头顶飞过去,近得能看见鸽子雪白的肚皮和灰色泛银光的羽翼,小林忙说鸽子鸽子。

女孩子仰头看了半天。小林这时并没看鸽子,他看着这个女孩子,小林终于问,你叫什么?

女孩子看着小林,笑着说,我叫鸽子。吴鸽儿,家里人都叫我鸽子。

她这么一说,小林真觉得她像一只鸽子,那天她穿了件没有任何装饰和花边的极朴素的白色衬衣,有些学生气的灰色薄呢裙子,小小的裙摆蓬蓬着,白色的袜子,黑色的小靴子。

真像,小林说,她的眼睛都像鸽子的眼睛,圆圆的,明亮,说不出是褐色的眸子还是密密的黑睫毛上闪动着丝绿色的荧光。

女孩子看小林一直在看她,突然不好意思了,她低声说,衣服不是我的,我穿那家女儿的。小林当时没忍心说她,可是两个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小林说他觉得她穿黑红格子的衣服更好看,显得白。

女孩子脸红了,她说,你真好。

两个人在女孩的楼下分手,女孩答应方便的时候给小林打电话。

可是三天过去了,没有电话,小林想她可能不方便。一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电话,小林开始瞎想了,他决定打过去,只要确定鸽子安然无恙,就是她从此不愿意再理他也无所谓,可是电话没有人接。

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有时间,小林就拨打那个电话,一直没有人接,鸽子消失了。

后来小林实在受不了煎熬,冲到那儿去敲门,敲了半天也没人。保安在监控里看到他,认为他举止可疑,他一出电梯就被两个保安带走了,解释了半天才放小林走。

小林就这样失恋了。

这事小林也不知道能找谁商量,他爷爷老糊涂了,熟悉的朋友听了会笑话他的。爷爷,小林说,几天前我就想来找你,可是不好意思……

我真的快疯了,我怕她出事,她那么小那么糊里糊涂的一个人……

我听了这事,半天没有言语。

你知道吧,人老了老了就活成人精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地方不对。然后我对小林说,这事交给我,就算不能把那飞了的鸽子给你抓回来,至少我也得给你个说法。

小林遇上那姑娘的小区叫什么“茵梦湖”里面住的应该是些经济条件很不错的人家。

你让小林怎么去打听?可我不一样……

不要小瞧我这个走路都得你搀着的老头子,我是有些办法的。

小林一走,我戴上老花镜,搬出通讯录,打到第三个电话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我一个堂侄子的女婿,那个“茵梦湖”就是他们公司开发的,我让他给我查查那户人家的户主是谁。

女婿想了一想,笑了,说,真是太巧了,不用查,那套房是我一个朋友的,当时买房子找的我,给了优惠折扣,顶楼,送楼顶花园的。然后我就托他去问他那朋友家叫鸽子的小保姆的去向。

电话回过了,那家根本就没雇过一个叫鸽子的小保姆,一定是弄错了。我当时也没转过来弯儿,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打过去,说,不管她叫不叫鸽子,就问他们家前一段雇的那个保姆去哪儿了。

我猜对了,那户人家雇的小保姆叫狄秋燕,是通过家和家政服务公司雇的,后来发现她偷东西,就把她解雇了。不是鸽子是燕子,不对,应该是偷东西的喜鹊。

我立刻给在劳动就业局上班的孙女打电话,我知道,那个家和公司就在他们一楼大厅,我让她跑一趟,查一下这个狄秋燕登记的资料。我的孙女真乖,一边抱怨一边飞快地给我查了个一清二楚。

我也就得意了一两分钟,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那些东西,心里咯噔一沉,我可怎么给小林那孩子说呢?算了,长痛不如短痛,只当给小林提个醒,这孩子太单纯了。

我把小林叫来了,当面告诉他鸽子变“喜鹊”的前后,虽然现在我弄到了这只“喜鹊”身份证上的住址,不过用不着了。

给我吧。小林这么一说吓了我一跳。他真的拿起那张纸站了起来,就那样看着我,爷爷,你没见过她你不知道,她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她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你要是见了就信我的话了……

她是一群小鸟中受伤的、有病的或者特别笨的那种,她是穿了主人家的衣服,那是因为……

我知道小林想说那是因为要见他,女孩子才特意想打扮得漂亮些,但小林没有说出来,他的脸涨红了,他说,也不远,我去找她,你没见过她。

她真的很糊涂,一些事得有人给她说明白,不然她肯定会出事的。

我当时倒是担心小林这孩子会出事。好在那个地方离城市不远,还通班车,小林当天去当天就能回来。我一直操着这傻孩子的心。过了两天,小林来了,给我带了些刚下来的樱桃,我知道这是谢我呢。

他倒也不算白跑,在村子里打听出来,他那成了燕子的“鸽子”去东莞做工去了。

南方挺乱的,她弄不好会出事的。小林一脸的担忧。我也很担忧,我知道,这事儿还没完。

你像墙头那只鸽子一样听得呆住了。

奇怪,那鸽子一直呆在那儿,怎么不飞呢?说得对,可能是累了。我也累了,给我把茶杯端过来吧,早上闷的那缸子沱茶,兑上些滚水,我想热热地喝一口。

也不知道是你做饭水平越来越高,还是我越来越贪嘴,每顿我都吃得太多,这不好。

别催我别催我,马上给你讲完……

看,晃得茶都洒了。好了,我接着给你说。小林还是送水,照顾他爷爷,可是小林的快活不见了,跟着那“鸽子”一起飞了,他一直替她担心。我想时间长了可能就好了。

半年过去了,送水的换人了,原来小林的爷爷病了,他在医院照顾爷爷。过年的时候,家里该回来的都回来了,哪儿哪儿都是人,我这儿一年也就热闹三回,“五一”、“十一”、春节。

那是大年初五,还下着雪,谁打电话要的水我也不知道,小林送了水怎么走的我也没看见,那孩子给我留的贺年卡第二天才有人想起来给我。我再打电话叫水,才知道小林的爷爷不在了,他也辞职不干了。

小林走了,去找他的鸽子了。他没说,我想得到,那张卡片上画着两只雪白的鸽子。要是他来那天见着我了,我一定会劝他,我不想这孩子白吃苦干傻事。

小林真的干了傻事,他跟在那个叫狄秋燕的女孩子后面跑了大半个中国。她在一个地方总是呆不长,她是只小喜鹊,看见闪闪发光的东西忍不住就叼走,所以她总要不停地挪窝。

小林也是走一个地方,干一段活儿,我想多半是送水这样的活,也许是更苦的活,攒一些钱再打听再走。有时候线索断了,小林会回来,再去狄秋燕那个村子,她偶尔会给家里打个电话。

可是问了两次之后她家里人不肯再搭理小林了,好像对他产生了怀疑,其实是狄秋燕自己不让说的,但小林那时候不知道。

小林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跟狄秋燕一起打工的女孩子告诉了小林狄秋燕打工的地方。她倒不是同情小林,而是认定小林是个追债的——狄秋燕坑过她,她想报复狄秋燕。

三年过去了,我没见过小林,也没他的消息,我以为那件事过去了,小林早开始了新生活。

可上个月,我收到了封信,小林寄来的,他在信里给我说了这三年的经历,最后,他说他终于见到了那个狄秋燕,她在北京一家饭店里当服务员。

狄秋燕不是小林的鸽子。

狄秋燕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虽然三年前她的确在那家当过保姆。

你能想象小林当时的感觉吧?怎么?哭了。别哭别哭,故事还没完呢。姑娘都是心软的,狄秋燕也哭了,她也是个姑娘啊,哭得可痛了。她对小林说她真希望自己是那个鸽子。

两个人就在深夜的大街边上说着话,三月北京的夜里还挺冷的,小林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小林想走,可是狄秋燕叫住了小林,她说给我讲讲你的鸽子吧,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小林不想讲,可还是讲了。狄秋燕听得很专心……

别瞎猜,当然不是小林和狄秋燕好了,而是狄秋燕从小林的话里发现了一条可能和那个鸽子有关的线索,她告诉了小林。这也就是小林写信给我的原因,他让我帮着查查那条线索。

那天狄秋燕把小林送到地铁站,她跑过了马路又跑回来,她过马路机灵得像在枝头跳跃的猴子,三下两下你没看清楚她就过来了。小林想着鸽子过马路笨拙的样子,鼻子发酸,揉了揉才知道鼻头冻得冰凉。

狄秋燕过来冲他嚷,你傻了吧唧站着干啥?

这么晚了……

记住,到东单换1号线,招呼好你的包,小心……

走吧!看什么看!小林在信里说他相信狄秋燕偷东西也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虽然她不是鸽子……

鸽子,咱们回过头来说鸽子。哟,鸽子飞走了,敲门声吓着它了。这个时候会是谁呀?信!看你眼睛都放光了,北京来的信,北京来的信就是小林的信?眼睛瞪得那么大……

想看鸽子的照片吗?

看你点头的样子,只差没有咕咕叫了……

好了,别抢,照片不在信里,在你手里。瞪着眼睛干吗?翻开你手里的书,看扉页,她就是鸽子。

灰翼天使,干吗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儿?还不如鸽子呢。这书是小说还是画儿书呀?都是画,一页上只有几行字,没戴眼镜,我也看不清她说了些什么。

这画儿像小孩子的蜡笔画,你喜欢?很多人喜欢啊,还拍成电影了?怪不得她有钱买那么好的房子,然后一个人关在房子里哭。

为什么?不为什么,她病了,心病了,老想杀死自己,她家里人不敢再让她一个人住在那房子里了,他们把她送到北京一家医院去治病。那天狄秋燕告诉小林,那个鸽子的样子很像她的雇主。

小林在信里让我帮忙打听,我打听得很清楚。

我们快讲到故事的结局了,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我拿的这信啊,看,说我入选世纪书法名家大辞典,又是骗子——你问我是什么结局啊?

我倒希望有个好一点儿的结局,老家伙对人生的看法难免悲观,被失望教训了一辈子……

可有时候老家伙的心里也会冒出那么一丁点儿幻想……

小林要是还在北京,应该早收到我的回信了……

我想小林也许找到了我信里说的那家医院,也肯定见到鸽子了。也许等他安顿下来,在北京也需要人送水呀,他会给我写信的。

我想这样的天,暖和,没有风,阳光很好,小林要是不忙,一定会去医院看鸽子,他们也许还会在附近走走。要是过马路,小林也许还得攥住鸽子的手……

  • 支付宝赞赏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 微信赞赏
  • 微信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励志语录网
打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1

    • avatar 励志博客 Admin

      有些人可爱就可爱在无论他在怎样的处境里,他都怀有最质朴简单,但最有力的信念。就像他的鸽子飞出了他的视野,他相信鸽子会飞回来一样,很多事情,都会有一个让人心安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