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痛,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 半生缘

2019年7月9日21:24:37 1 3,195
摘要

亲爱的小伙伴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一起共读张爱玲的长篇小说《半生缘》。还记得陈奕迅的那首《十年》吗?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相爱一场,最终成为可以相互问候的朋友,已然是难得。

最无奈、最痛心的,也许是多年重逢后,发现连朋友都无法做、连再见面的理由都已没有,就像《半生缘》中的顾曼桢与沈世均:十年后,重逢,亦是诀别。

爱情故事里,最欣悦是初初相遇,最甜蜜是情至浓处,最伤痛是各奔东西。而最憾恨的,莫过于曾经相爱的人,走失在人海,却在红尘深处重逢,那时也只能叹一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每周带你读一本书

张爱玲的小说《半生缘》以倒叙的方式、旁观者的角度娓娓道来:他和曼桢认识,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算起来已经有十四年了:真吓人一跳!

时间这样东西,不提便罢,一旦提及,难免叫人心慌。虽说流年似水,冲走一些,冲淡一些。但是,沉淀到内心河床的内容,任凭时光匆匆,岁月悠悠,一旦被打捞、被翻阅,那些昨天往昔,始终历历在目。

十四年前,曼桢与世均相识于一次小小的饭局。应该是有一见钟情的,否则,对女性容貌外形缺乏分析的他怎会觉得她“很好”?又怎会在拿放筷子的动作上变得格外小心翼翼起来?

一起上班下班,一起请客吃饭,闲谈聊天无关琐务,只涉空静,感情兀自在此间萌芽、生发。她给他带去一种温雅感觉,像一种线状装书的暗蓝色封面。

只有两个人吃饭时,曼桢主动将家里境况、包括姐姐为家庭牺牲自我去做舞女,都向世均坦诚相告。若不是出于好感与信任,若不是因为进一步亲近的欲望,又何必将内心秘密袒露于他人?

当爱情到来时,不知不觉,能够忍不住流连忘返于那种感觉时,爱意其实已经深植心田。

他想念那本线装书,总想看到那本书的暗蓝色封面。

当他靠近她,站得很近时,感觉就像:站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有一点心悸,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在一个有着黄色大月亮的夜晚,他俩终于牵手,确定了彼此的心意。

情至浓处,说了再见然后转身,却忘记他依然紧紧拉着她的手。

思念成灾,随便看见什么,哪怕不相关的事物,她都会转几个弯想到他……

曾经如此相爱的两个人,也曾谈婚论嫁,一起憧憬未来。世事总是难预料,计划永远不如变化来得快。怪人心险恶也好,怨命运捉摸也罢,曼桢与世均最终蹉跎而过,走各自的人生风雨路。

他和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柴米油盐,人情来往,习惯用浮于浅表的话掩盖尴尬的沉默。

心底那份难舍的情意,成为曾经沧海难为水。

而她,为了那个情非得已之下生下的孩子,宁可牺牲自己,与最嫌恨的人结婚,组成一个毫无幸福可言的家庭。当她觉醒,毅然离婚。

红尘深处重逢,已是十多年之后,两个人都已从青春芳华步入憔悴中年,也都成为寂寞惯了的人。就像小说开头那句旁白: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顾间的事。

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十年,尘世沧海又桑田,生活几度春夏又秋冬,世界也在不停地改变。

意愿上多想回到从前,又如何回得去?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诉说的是曾经的眷恋,也是此刻的忍痛。

时间之所以残忍,是因为人怎么挣扎,也无法抗拒它的挟持。也是那一刻,他忽然对爱有了新的领悟: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两个人最后一次深情相拥,道着珍重与祝福。因为彼此心里都清楚,这次重逢,也是永别。并非刻意去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再也找不到拥抱与温存的理由。

在张爱玲另一部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也有此类红尘深处相逢的情节。郑娇蕊是年轻又风骚的少妇,背着丈夫勾引男人,跟谁在一起,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她本是那种水性杨花惯了的女人。

她勾搭上丈夫的同学佟振保,和他缠绵缱绻,起初只是打发寂寞。不成想,这一次动了真心。她愿意为他离婚,抛弃舒适的富太太生活,也愿意为他改头换面,做一个宜室宜家的妻子。

佟振保是务实冷静的男人,他得保全自己努力打拼下来的事业。他对她说,不。

两个人就此转身,渐行渐远,江湖相忘。多年后,在公共汽车上意外重逢。曾经容颜明艳身段迷人的郑娇蕊,胖了,老了,憔悴了,涂脂抹粉也成为一种俗艳。

昔日情人,多年不见。

各自生活几度变迁,纵有千言万语,这种场合,他也只能问一句:你好么?而她也只是答一句:很好。

提及爱,她向他坦言相告:是从你起,我才学会了怎样爱,真的的爱到底是好的,虽然吃了点苦,以后还是要爱的……www.lz16.cn

学会如何去爱,便是爱的意义所在。

红尘深处重逢的境遇,也让人遥想到南宋诗人陆游,与妻子唐婉的爱恨离愁。她是他的表妹,两人青梅竹马。到了婚嫁年龄,陆家以一支家传凤钗作为信物,为陆游和唐婉订下这门亲上加亲的婚事。

终成眷属有时未必是最后的圆满,生活只要还在继续,就会出现各种转折。

陆游的母亲眼看着儿子儿媳过分缠绵,以至于让宝贝儿子耽溺于儿女情长,不思功名。

为此,她逼迫陆游休妻。

不管陆游多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遵照母亲旨意。曾经深爱的红颜伴侣,从此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十年之后,在春天的沈园,陆游与前妻唐婉不期而遇。

曾经与自己花前月下、举案齐眉的佳人,如今已陪伴在别人身旁,举案齐眉,把酒对饮。

陆游感慨万千,借着心中郁结,在园墙上写下一阙《钗头凤》。第二年春天,唐婉再游沈园,读到陆游留下的词作,情有所触,同样写下一阙《钗头凤》。

爱恋离别间,多少悔恨与怀念,都在他那句“错、错、错!”、“莫、莫、莫!”

悲欢离合里,多少无奈与辛酸,都在她那句“难、难、难!”、瞒、瞒、瞒!”

曾经爱有多重,重逢时的痛就有多浓。爱过的人,如若离别,也许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就像陆游晚年重游沈园后写下的诗句: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 支付宝赞赏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 微信赞赏
  • 微信扫一扫打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1

    • avatar 励志语录 Admin

      背景音乐:半生缘——黄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