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私房钱!- 永泽

2018年11月1日手机?私房钱!- 永泽已关闭评论 2.3K
阿里云

今天,原本属于我身上的一块肉——手机,被爸妈割了下来,没收了!

不是说孩子是父母的掌中宝吗?

真是狠呐,手机对我那么好,你们怎能说拿走就拿走?

手机?私房钱!- 永泽

事情是这样子的:由于我对我的手机过度“疼爱”妈妈也对我表示了足够的关心。

一个不注意就“顺”走了我的手机,力度之大,我现在手都疼着呢!

狡诈的妈妈一边将衣架对着我,一边将我的手机交给站在她身后看戏的爸爸。

爸爸立刻就接受了指令,转身向后走去。

几分钟后只见他缓缓走了出来,原本手中的手机已不见踪影,我企图去找寻我的手机,可都被爸爸以各种借口阻止,什么烧水呀,遛狗呀,写作业呀……

我都不得不去做。半个上午过去,我连那片区域都没机会踏及过。也许爸爸本想就这样监视我一上午的,可是他不得不去上班了。于是,又轮到了我为非作歹的时刻了,嘿嘿……

随着“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我立即出动,窜入房间,没想到转角就遇见了手持衣架的妈妈(后来我才知道,妈妈刚收完衣服,正准备上个厕所)。

“干嘛?”yu.lz16.cn

“没干嘛,上个厕所不行吗?(ps:我家的主卧也有厕所)”机智如我,那么第一个搜索地点就在厕所吧!当我进入厕所的时候,看到妈妈眉头紧锁,便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我进去后立刻将门反锁,外面的妈妈就立刻敲起门来:“干吗锁门?”

“怎么?上大的不行啊?”

不管怎样,先拖住,毕竟这么小的厕所,我只需要2分钟即可,于是我便在厕所的各个地方都找了,可是并没有找到,对了!记得老爸告诉过我,在洗手台与柜子之间有个夹层,我伸手去掏。

却只掏出来一些纸状物,拿出来一看,我的妈呀,是几张一百的钞票!

咳,不管怎样先找手机!

于是我默默的将钱放入了我的口袋里,这时老妈又在门外敲了起来,果然太久了会起疑心吗?

我摁了下冲水按钮,“好啦!”

我走出厕所,可妈妈却很匆忙的样子,难道是去查看手机了吗?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可是这时的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在我的视角盲区里,爸爸只有可能去两个房间:书房与主卧,而妈妈可能真的要上厕所,正好趁这段时间,去搜下书房又如何呢?

来到书房,我很快便意识到,在这里藏手机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这里太小了,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悬空书架以及一个人的落脚处。但是还是要找下的,先看到书架。

书架上只有几本书:一套《孙子兵法》和一本《读者》。

我从书架上抽下了这两本书,先打开《孙子兵法》,毕竟它有一个套盒,如果说我的手机在这个房间里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这里了,一打开便散出三张百元大钞。

再打开书一看,还有不少十元钞票,再翻一翻《读者》,也是有很多钱夹在书页中。

“哇!发财啦!”正当我惊叹不已的时候,“咔嚓”一声,妈妈已经从厕所出来了,我赶紧把钱收好(当然是收在我的口袋里啦),顺便将所有东西回归原位后,再次走进了主卧的厕所里。

仔细一想,所有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就只有一个地方最可疑,那就是爸爸的泡脚桶——爸爸平时非常懒,烧个水都不愿意,可每当他泡完脚,他总会将桶中的水亲自倒掉,亲自放回原位。

而那个桶的底部是拱形的,我用尽全身解数,终于搬开木桶,底下却没什么东西。

只有一个突起的小方格,像个按钮似的,难道……

我其实是某个神秘世家的后代?

这个突起其实是藏宝库大门的按钮?或者这是穿越异世界的大门的按钮?让我获得无敌的超能力?

又或者,这是某个恐怖分子留下的10吨TNT?

不管怎样,我还是用力地摁下了它,但是除了听到我手指骨折的声音,什么事都没发生,后来我才知道,这时拔的,我一抽,将这个砖块拉了出来,里面只有一些卷起来的钱,唉!

不管怎么说,钱乃身外之物嘛!于是我又将它默默地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我心灰意冷,走进主卧,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我扑倒在床上,手伸进了枕头中,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哇,我的手机!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刚拿出来,打开游戏界面“啪”一声,皮带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恼怒地回头:“谁呀?

那么可恶,我游戏还没开呢!”

一看是爸爸,我一下子不敢说话了,只好乖乖将手机放下,再一看,已经到饭点了……

到了晚上,爸爸要泡脚,去拿泡脚桶,再之后,就看到爸爸向妈妈努力解释着什么。

那晚,我屁股有些痛,心里却在偷着乐。

点评:生活比戏更精彩:能把找被老爸随便一藏的手机这么屁大丁点儿的小事,写得活像宫斗剧,写得活像谍报人员深入虎穴搞谍报,精彩;无意搜到好多钱,发了几笔小财,精彩;

晚上爸爸要向妈妈努力解释什么,暗示出但不说破,精彩。

励志语录网
爱过多时,便是负担和干扰 有声语录

爱过多时,便是负担和干扰

每次回国,下机场时心中往往已经如临大敌,知道要面临的是一场体力与心力极大的考验与忍耐。 其实,外在的压力事实上并不太会干扰到内心真正的那份自在和空白,是可以二分的。 最怕的人,是母亲。 在我爱的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