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做人,铁骨铮铮做事 – 丰乳肥臀

2018年10月27日 2 4.9K
摘要

昨天我们一起共读了《请务必坚守你的正义和善良》,读到了司马库为了上官家族自首而死。在时代的洪流中,上官家族不断经历着生生死死,或惊心动魄,或温情感人,抑或义无反顾。接下来,还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发生在上官家族呢?让我们开始今天的精彩共读吧。建议阅读本书第五卷。

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五姐上官盼弟强行带走了鲁胜利。

沙枣花从供销社偷来一面镜子给我做生日礼物。我和沙枣花都无比思念司马粮。五年前,在我们埋葬司马库的第二天晚上,司马粮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

我从镜子中第一次详细了解了自己的模样。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杂种,可怕的自卑感啮咬着我的心灵。

每周带你读一本书

我用墨汁染黑了头发,涂黑了脸。

眼珠的颜色没法改变,我恨不得剜掉双眼。我吞下一枚金戒指,躺在炕上等死。

母亲愤怒地痛打了我。她抽泣着说:“你十八岁了,是个男人啦,司马库千坏万坏,但到底是个好样的男人,你要向他学!硬起腰杆子来!”这时,大姐上官来弟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家门。

“娘,他回来了!”

久别的哑巴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上身穿着簇新的黄布军装,胸前佩戴着一大片金光闪闪的奖章。

他的两条腿,几乎齐着大腿根被截掉了。

区政府一手操办了人民工程孙不言与结发妻子上官来弟的婚事。

母亲悲哀地望着枯槁的大姐,说:“闺女,这大概就是命啊!”县医院治好了我的恋乳厌食症,我因此学业突飞猛进,成为大栏中学初中部最优秀的学生、灿烂的明星。

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黄金的岁月。

霍老师为了进一步提高我的俄语水平,让我跟苏联的一个女学生通信,名叫娜塔莎。从娜塔莎的黑白照片中,我彻底迷恋上了她。我变得疯疯癫癫、神志不清。

我的恋乳厌食症又复发了。母亲抱住我,绝望地哭着:“儿啊,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呀!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了这么大,好不容易熬出了头,没想到你成了这模样啊……”

母亲万般无奈,磕头下跪,请来了捉鬼大王马山人。

我的神志渐渐清楚,但依然不能进食。母亲找到区长,区长马上派人去买来奶羊。

一个阴霾的上午,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从来弟和哑巴房中传来,驱散了我的睡意。我百般痛苦地骂道:“哑巴,你不得好死!”穷咬着嘴唇往外走去,在厢房的门口,与一个神情古怪的人迎面相撞。

那人恭敬地给他我鞠了一躬,用僵硬的舌头和笨拙的嘴说:“家……上官领弟……我是她的……

鸟儿……韩……”

鸟儿韩回来了!

他在日本北海道的荒山密林里,像野人一样生活了十五年。两个月后,在高密县巡回演讲了五十场的鸟儿韩重新返回了我们家,后来母亲对我说,她当时就知道。

上官家牺牲了大女儿换来的荣华富贵,随着鸟儿韩的归来即将结束。

大姐上官来弟和鸟儿韩相爱了。

母亲自觉地担当了来弟和鸟儿韩非法恋爱的保护人。

虽然她预感到这件事情必将引出不可收拾的结局,但她还是想尽量让结局晚一些到来。

果然,大姐和鸟儿韩的事情很快就被哑巴发现了。

哑巴发出了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嗥叫。他凶猛地扑上去与鸟儿韩决一死战。哑巴死了。

公员人员把上官来弟和鸟儿韩带走了。五个月后,一个女公安送来一个瘦得像病猫一样的男孩。上官来弟被枪决。鸟儿韩在被判处无期徒刑后,企图跳车逃跑被火车轮子轧成了两半。

我因为撞伤了学校的小树,被开除学籍。沙枣花因为有偷盗行为,被茂腔剧团开除回家。

为了开垦高密东北乡那上万亩荒草甸子,大栏镇的青年男女,统统被吸收为国营蛟龙河农场的农业职工。我被分配到畜牧队的马队长处报到。yu.lz16.cn

我惊讶地发现,马瑞莲队长就是上官盼弟。她和鲁立人因上官家臭名远扬,改换了名字。在她的指挥下,驴的精液射进了猪的子宫,猪的精液则射进驴的生殖器官。

女配种员乔其莎拒绝执行马瑞莲的命令。

“这简直是恶作剧!科学和政治,是两码事,政治可以翻云覆雨,科学是严肃的!”

“乔其莎,你太狂妄了!” 马瑞莲牙齿打着颤说。

马瑞莲把我和乔其莎分配到了养鸡场。在带我去养鸡场的路上,马瑞莲希望上官家不要再给她和鲁立人添麻烦,并标明在公开场合要与我划清界限。我再也没有理睬她。

每天夜里,都会有一只狐狸来骚然鸡场,它把鸡场的女人们搞得神思恍惚,夜夜不得安宁。

原来,这些狐狸都是男人装扮来与独臂龙场长幽会的,我发现了这个秘密。

龙场长多次试图把我变成男人,但她始终没达到目的,绝望之下她开枪自杀了。凭着一时的冲动,我与她的尚未完全死去的身体交合,满足了她的遗愿。

我被拘押接受审讯,突来的洪水淹没了农场,龙青萍的尸体被损坏,我的审讯便不了了之。

鲁立人在这场洪水中因心肌梗塞而死亡。

黑夜降临,人们在河堤上瑟缩着。乔其莎向我诉说了她的身世,她就是我的七姐,上官求弟。饿殍遍野的一九六0年春天,人们因为食物失去了自尊心和贞操观。

七姐上官求弟也为了一个白馒头,让张麻子夺去了她的贞操。在张麻子的照顾下,七姐分配到比其他人更多的豆饼。她因为吃了过多豆饼,撑死了。yu.lz16.cn

在饥饿的年代里,母亲上官鲁氏为了养活鸟儿韩和大姐的孩子鹦鹉和八姐上官玉女,她的胃成了个装粮食的口袋。母亲呕吐粮食的声音撕碎了八姐的心,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八姐跳河自尽。

四姐上官想弟回来了。她已经病入膏肓,她回家是为了等待死亡。

她把和所有男人睡觉的钱攒下来换成金子、钻石藏在她的琵琶里带回来,留给我和母亲。

四姐上官想弟死后两天,五姐上官盼弟的尸首抬到了我家大门外。

五姐参加革命二十多年,也没能躲过革命群众的批斗。“红卫兵”敲锣打鼓,押解着牛鬼蛇神们游街示众,我和母亲、司马亭也在这一队伍当中,司马亭死在了前行的路上。

蛟龙河农场在清理阶级队伍时。

发现了七姐的一本日记,日记里详细记载了我与独臂龙场长的风流事。

于是,县公安局便以杀人的嫌疑犯、确凿的奸尸犯的罪名,逮捕了我,并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判处了我十五年徒刑,押赴黄河入海处的劳改农场服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2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励志语录网 励志语录网

      【今日话题】七姐上官求弟(乔其莎)因白馒头丢失了自己的贞操与尊严。在饥饿的年代里,温饱也许是最奢侈的幸福。你曾有过饥饿的经历吗?你听过哪些关于饥饿的故事?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 励志语录网 励志语录网

        第五卷中,上官金童的八个姐姐已经全部身亡。她们生前虽然有的与丈夫私奔,有的与上官家族决裂,有的从小就远离家乡,但她们死后,都回到了母亲身边,由母亲上官鲁氏亲手埋葬。上官金童以杀人奸尸的罪名,被判处十五年徒刑,押赴黄河入海处的劳改农场服刑。十五年后,上官金童的人生会经历那些事?母亲上官鲁氏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