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 目送

avatar 2018年6月25日22:55:20 评论 4,063
江西余干网

存活在这个人世间,与我们关系最为亲密的莫过于父母和子女。

父母的结合才有了我们的存在,从我们出生的第一天起到他们离开我们的那天终结,我们的成长、变化,他们尽收眼底;这份血缘至亲的关系,我们又会投射到我们的子女身上,我们又成为父母。

这样周而复始,爱的循环。

然而,这注视的目光,不管是父母对我们的,还是我们对子女的,只能停留有限的一段时间,当所有的一切穿过那个临界点,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些路,注定只能一个人走

有些事,注定只能一个人去完成。

每周带你读一本书

目送”这个主题本是和父母的背影有关。

读完博士之后的龙应台回到台湾教书,父亲开着他破旧、廉价的小货车送她去学校报道,父亲并没有把车停在学校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子里,然后觉得对不起女儿,这车子送大学教授太不合时宜。

父亲驱车离去,龙应台在后面看着远去的影子。十几年之后,父亲病重,生活不能自已,每次看望完父亲赶回台北上班,看着护士推着轮椅上的父亲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最后的别离,是父亲被装进棺木中火化,能够做到的只能是眼睛默默地注视、凝望。

目送老人离开这个人世间。

后来为人母之后,迎来了自己孩子的成年礼,参观孩子的学校,走进孩子的生活。

却发现作为母亲是不合格的,至少在孩子的眼中是不合格的。十七岁的儿子拒绝因为关心撑在头顶的雨伞,一如自己十七岁时也曾经多么强烈憎恶妈妈坚持递过来的雨伞。

看到新鲜事物,会忍不住欣喜向孩子炫耀着那些在他看来习以为常甚至有些俗不可耐的事情,十七岁的儿子会对为母亲的作者说:“拜托,妈,不要指,不要指,跟你出来实在太尴尬了。

你简直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五岁的小孩!”

终于,要学会与孩子之间的剥离,就像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亦是叫嚣着脱离着自己的父母,嫌弃着父母,也最终无法追上孩子铿锵有力的步伐,只能静静地在背后看着他的身影。

在蔡琴的演唱会上,她说,你们知道的是我的歌,你们不知道的是我的人生。

而我的人生对你们并不重要。

她说的“人生”,是她自己的人生;但是人生,除了自己,谁也不可能知道。

就像她的前夫知名导演杨德昌的死,那个曾经爱得不能自拔的人死了,蔡琴又是用哪首歌在追悼,又是用哪首歌在告别,有事哪首歌在为自己做永恒的准备。

明人张岱在《湖心亭看雪》中写道: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

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励志语录网:www.lz16.cn)

这种孤独寂寞,在美学上是极美的,但是放诸日常生活中,难免会有一丝悲戚之感。

没没落落地,人只能各自孤独面对,素颜修行。

毕竟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在同学聚会中,遥想当年打打闹闹的日子多么美好,可是四十年后的聚会中让作者体会到生命无常。

当年一起叫嚣最多、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老师说的每个人为自己的人生写下一个注脚。

用一句话鼓励自己,作为指导人生的座右铭。

可是到头来,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经历结婚、生育、工作、退休。

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在小小的期待、偶尔的兴奋和沉默的失望中度过每一天。

然后了此一生。

如果在我们年少的时候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我们又该如何度过这余下的一生呢?

其实每个人都懂,但是没有人去向对这个世界抱有期待的未知且无知无畏的孩子讲述人生。

告诉他们有些路只能一个人孤独地走完。

所谓情人,不过是如胶似漆的一种粘合,可共情可共老,却不可以共生;

所谓兄弟姊妹,可共成长共聚首,却不可共情。

终究到底,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是身处闹市,还是人在深山,在人生这条不归路上,别无二致。有时候想想并不是不必追,而是无法追,谁能跑得过时间,跑得过命运。

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如果不放心,那就只能用眼睛去追逐对方的背影。

江西余干网
打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